虽然前几天就在想 “啊、六四要到了”,但是真到了今天,竟然是一点都没有想起这件事。

六月四日,对于学校里的学生们来说,依然是和六月三日、六月五日没有什么差别的普通的一天。啊,真要说有的话,今天是放假的前一天,真是可喜可贺,整个学校洋溢着快活的气息。

在这种氛围下,我,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忘却了今天是个什么日子,以及 27 年前的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现在想想,学校里的几千名学生,到底有多少人会在今天为了那些,在多少年前的今天在天安门为了名主和自由而奋斗的学生们,而在心底默默献上祈祷呢?

今天回来打开 Feedly,看到这样一篇文章:【图说天朝】6月4日 有大事发生

嗯嗯,看来我们伟大的党国的信息管制很成功啊。


唔,本来我是没打算写篇文章的(就像去年的六四文),不过都已经写到这里了,而且正好肚子里稍微有点墨水,就顺势写出来吧。

当初,刚刚不知道从哪里学到的翻墙姿势,第一次来到墙外的世界时,我也跟许多年轻人一样,如饥似渴的吸取着那些在墙内看不到的知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开始使用 Feed,并且订阅了一票中国数字时代、ChinaGFW 之类站点的 RSS。

估计也是出于那个年纪特有的热情,当时的我也挺努力的向身边的人传播墙外的消息,但是,没有过多久我的热情就消灭了。

没错,他们都没有兴趣。

“嗯,这样啊。” 就是他们的主要反应。收到这样的反应,我还有什么理由继续我的传播活动呢?

这让我想到以前看过的一个段子,大意如下:

甲:政府为啥要搞墙呢?

乙:没有墙的话,你就会变聪明,就不听党国的话了

甲:可是很多人都会翻墙啊?

乙:翻墙回来,不让你说话就好了。

没错,当时的我就是遇到了这种情况。“翻墙回来,不让你说话就好了” —— 造成这种现象的,不仅仅是政府,还有我们人民自身。

前者造成了没人敢在微博等媒体上高谈阔论政治相关或者种种禁闻,而后者则造成了再也没有那么多人孜孜不倦为年轻一代普及知识,年轻一代也因此再也无法知道这些被隐藏起来的故事 —— 直到他们自己觉醒。

可悲的是,我就是那些觉醒后又再度沉默下去的年轻一代之一。

现在我对于给别人普及翻墙知识的态度是,想知道的自己会去知道,不想知道的你说再多也没用。或许这种现状,就是因为很多人都采取我这种态度导致的吧。

以前我班上有过一个自己购买 VPS,搭建 Shadowsocks 服务在班里传播贩卖的人,具体操作是把信息写在纸上传阅(笑)。当时我听到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家伙傻了吧。

搭建翻墙代理服务,与他人共享,这自然没有错。G+ 社群上也有很多这种信息,但是,你搞错了宣传的地方。

不出我所料,这件事最后果然就连在班级这面湖上激起一片涟漪都没做到就不了了之了,不过似乎还真有找到一两个买家就是了。

嘛,也许我们就需要更多这样的人也说不定呢。

希望终有一天,我们能够迎接来,真正的互联网。


PS. 话说这篇文章的敏感词我都没有打码啊。。算了,反正上了 HTTPS,关键词还是没有那么容易吃的。而且稍微有种打码了就输了的感觉呢。

除另有声明外,本博客文章均采用 知识共享(Creative Commons)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