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窝很喜欢日本的文化呢,如果身边有这种人我也会很困扰吧 chabei

从前我一直以为:我们的国人有仇恨日本(仇日)的自由,他仇日是他的事,反正不影响我的生活,我才不管它,但是,最近发生了一件事,对我震动很大,这件事使我猛然发现,“仇日”这个玩意儿,在目前的中国,已经“病态化”了,并且我的亲戚朋友,感染了这种病的人,已经不少了。

实在坐不住,只好下笔批判之——仇日是病,药不能停。

最近发生的事情是有一回我从香港带了一瓶日本“Kawaii”牌的鱼肝油丸、去广州探亲,是送给我亲戚家小孩的。事实上我也并不是什么哈日人士,我选购了日本“Kawaii”牌的鱼肝油丸,纯粹是因为它一瓶含了300颗,性价比较高,仅此而已。

不料,亲戚家小孩接过我的这份礼物,道谢之后,拆包一看,突然间变了脸,他说:“荣叔,这是日本人的东西,你为什么要买敌人的东西?”——我当时听到这个话,心里一怔:坏了,亲戚家孩子所受的教育,出问题了。

这个亲戚家的孩子年纪不过9岁,却能说出这种“政治正确”的“爱国”话语,实在是令我大跌眼镜——原来,在他的心目中,日本人是“敌人”,而日本人的产品,是不能购买的。是谁这样教育他的?我不知道。

“Kawaii”牌鱼肝油丸的日本生产商,是不是我们的敌人?显然不是,为什么不是呢?答案其实很简单——战争年代已经过去了,当年在中国杀人放火的那批日本鬼子,基本上都死光了,而生产“Kawaii”牌鱼肝油丸的日本人,已经是他们的后代。他们的爷辈是我们的敌人,但他们不是,他爷是他爷,他是他,这是用膝盖想、用屁股想、都能想明白的事情。

糟糕的是,这还不是我唯一的亲戚。还有一次,我也是回广州探亲,我和另一位亲戚的孩子(6岁)谈及放学接送的问题,我对那孩子说:“记住,每天放学之后,要在校门口的内围等奶奶来接,不要乱跑,也不要跟外人说话!”你知道亲戚的小孩怎样回答我吗?她眨着水灵灵的眼睛,反问我:“坏人?坏人是不是日本人?”——当时我一听,整个人晃了一下:糟了,又一个孩子毁了。

在这个年仅6岁的广州小女孩的心中,“日本人”就是“坏人”,“坏人”就是“日本人”——这两个名词,已经是同一个意思了。

我们的教育,课堂,电视,电影,言传身教……都在向孩子们灌输“仇日”的思想,受这种教育的孩子,长大之后,不难想象,就是一群仇日的青年——在这群孩子当中,有着我们未来的政治家、生意人、教育家、外交家、作家、编剧、导演……我们的教育,在孕育仇恨,在培育战争——不要告诉我,这是一件好事。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了多年前的另一件往事。有一次我在越南,参加与工作相关的国际会议,各个公司代表围成一圈,我是中国人,同一圈的工作上的朋友,有美国人,德国人,越南人,还有日本人。我们之间,没有人谈政治,谈的都是工作上的话题,在商言商,没有人会在商务会议上谈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陈年往事。

这个时候,一同参加会议的中国人大强(化名)走了过来,我认识大强,于是我喊他:“快过来,我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这是A君,美国X公司的;这是B君,德国Y公司的;这是C君,日本Z公司的……”——说时迟那时快,你知道大强说什么吗?他说:“Idon’t talk to Japanese (我不跟日本人说话)!”

抛下这一句,大强扭头就走。我们大家都愣在原处,一动不动……过了良久,那位日本朋友C君笑着说:“刚才那位中国朋友,想必是因为二战的事情吧,我的爷爷在二战时期并没有参加战争,他是个日本共产党,在昭和年代,是受政府压迫的……”

这件事实在是讽刺,大强(化名)因为仇日,不跟一切的日本人说话,但他完全没有想到——当天在他面前的这位日本人C君,他的祖父并不是侵华的鬼子兵,恰恰相反,他的祖父是一个日共,是一个反战人士——显然,就算是在战争年代的日本人,也是要分青红皂白的,根本就不能一棍子打死一船人。令人惊讶的是,大强是中国的新兴中产阶级,受过高等教育,年薪百万——就是这样的人,在“仇日病”这股瘟疫面前,都未能免疫。

在这里,我又想起了多年前,曾经在中国网络疯传的仇日谣言,说日本人从中国买了许多的煤炭,然后将煤炭沉入日本的海里,说是“为了子孙后代和中国人打仗用的”——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就是这么一则荒诞不经的谣言,在中国的网络竟然也能得到疯传,而且信它的人还有不少,可见国人的“仇日病”,已经是病入膏肓——不要告诉我:日本鬼子将来侵华的飞机,是烧煤炭的。

试问:我昨天往余额宝充了一万块钱,是为了我儿子灭亡你全家所用的,你信吗?——仇日青年,药不能停。

同样在前些年的中国流传过的谣言还有——日本“喇叭正露丸”内含毒药,专门毒害中国人——事实上,药品进口,须经中国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组织审查,以审查确认符合质量标准、安全有效的,方可批准进口,并发给《进口药品注册证》——换言之,因为中国药监局的存在,毒药根本就不可能进入中国市场——这种谣言,其技术难度之低,令人咂舌,也令人啼笑皆非。

同样是遭受日本侵略的国家,美国对待日本的态度就显得自信得多——在美国人的眼中,日本偷袭珍珠港事件是太平洋战争的开始,但是战后,美国和日本却能正常往来,没有人扯二战的事情,没完没了。无独有偶,战后的法国和德国、英国和德国,也都维持了正常的关系。作为大国,应该有大国的自信,不要像个祥林嫂一般,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二战,就是你杀我,我恨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历史不能遗忘,但也不必整天挂在嘴边,都已经过了三、四代人了,还活在70多年前的战争当中、走不出来,时光一晃,已是2015年,但我们不少的国人仍然活在1937年,这已经不是“铭记历史”,而是患上病了,没完没了、世代为仇,现在连6岁中国小孩都知道“日本人是坏人”,已经深入民心,可见“仇日”不但是种病,实际上已经融入了整个中国文化、成为我们的国民生活必不可少的必需品,吃饭要吃手撕鸡,娱乐要看手撕鬼子,日本人亡我之心不死,孩子们,东京大屠杀,以后就靠你了。

国人仇日病的另一个典型症状,就是喜欢传播和收藏日本人屠杀中国人的历史照片,真实的历史照片倒也没什么,问题是我们的仇日青年在发病时,疯狂到了什么地步呢?他们疯狂到了颠倒黑白,竟然使用中国人杀日本人的照片、张冠李戴,硬说是日本人杀中国人,以下这张照片就十分典型:

69997716gw1esbx0vj7fij20ci08edgb

这张照片在中国被长期宣传说是“日本731部队活体解剖中国人—对此,几乎是百分之百的国人都信了这张照片,但是事实上呢?事实上,国民们,我告诉你,你们上当了。你看下面这一张照片,就恍然大悟了:

这一张和前面那一张,是同一组的照片,你注意看红色圈圈部分——死者穿的是一双当时叫做“分趾鞋袜”的袜子,日语称“足袋”(たび),是昭和时代日本侨民的典型衣着,为什么日本人穿“足袋”呢?答案很简单,因为日本人穿“木屐”,必须分开大脚趾,你看以下这张说明图,就明白了:

69997716gw1esbx1epga0j207705eglm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1928年5月,蒋介石率领北伐军杀进了济南城,在长期“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教育下,有部分的北伐军士兵伙同济南“不明真相”的群众,在济南市对日本侨民开展了杀戮,这一系列的照片,就是事发之后,日本军医在济南病院(日语“医院”)对被杀的日本侨民尸体进行验尸的现场记录,这一系列的照片,收录在一册名叫《山东省动乱纪念写真帖》的历史照片册里面,这册资料的产生日期是1928年5月,比“731部队”的诞生,还要早好多年。

下面再贴几张同一系列的照片,你可以看到,这些被别北伐军民杀死的日本侨民,有的被火烧毁了上半身,有的被棍子捅进了阴道,有的致命伤在头部,有的致命伤在胸部……各种死法都有。

69997716gw1esbx1mv25yj20ok0fmtdm 69997716gw1esbx1tde7uj20kw0eiabi

注意,这一系列的照片有许多张,恕不一一贴出。顺便提一下,《山东省动乱纪念写真帖》这册历史照片集子,至少收录在以下几个机构:日本国立情报学研究所、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

可见我们某些仇日青年,他们对日本的仇恨,已经达到了丧失理性、颠倒黑白、造假撒谎恬不知耻的地步——仇日青年,你拿中国人杀日本人的照片、去宣传日本人杀中国人,不要告诉我:你这种行为是光明正大的,不要告诉我,你这种行为是正常人的所作所为。

我们从小就听惯了《狼来了》的故事,它告诉我们:不要撒谎,一旦撒谎被人戳穿,你就丧失了公信力,往后你再说什么,人们都不信了,因为你是一个骗子,你用谎言去攻击你的敌人,你不诚实,仇恨已经使你丧失了理智,所以,你得不到别人的同情。

仇日是病,药不能停。

© Sandra F. for 中国数字时代, 2015. | Permalink |
Post tags: 仇日宣传, 奉旨爱国, 抗日战争, 民族主义, 爱国主义, 爱国病
订靠谱新闻 获穿墙捷径 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至:sub@chinadigitaltimes.net

除另有声明外,本博客文章均采用 知识共享(Creative Commons)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